南通天气:【黑暴揽炒累死百业】饭钱都唔够 「咕喱」弄孙愿未了

2020-04-01 9 views 0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申博SuNBet

申博Sunbet www.JRd18.com-金融岛-致力于传播金融财经及内容变现!

,

码头工作量急挫 家居霉烂想装修

餐饮业的寒冬,不只在酒楼倒闭员工放无薪假上反映,从「码头咕喱」这个可能是香港最古老的行业,也能得到印证。棠伯是西营盘西区批发市场的蔬菜搬运工,专门帮菜栏批发商将蔬菜搬上货车,运去各区的餐厅及酒店,去年头每日还能赚三四百元,下半年已经减少一半,今年更只剩下数十元,「连食饭都唔够,以前揾一千银易过现在揾二百。」年逾70,最令棠伯难释怀的是,他原想储笔小钱重新装修那又残又霉的家居,好让儿子放心孙儿常回来的心愿又不知何时能了。 ■文:香港文汇报记者 蔡竞文 图:香港文汇报记者

有别于一般的货车送货工有固定的老板,棠伯是自雇人士,同时服务多个老板,在西区批发市场专门帮菜栏批发商,将蔬菜搬上货车运去各区餐厅、酒店,以及用手推车将蔬菜送上去澳门的货船,无需跟车。像棠伯这样的搬运工,在香港叫做「码头咕喱」,亦即是「苦力」,是早年维系香港这个以贸易开埠的城市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。

这种场面在香港早年的粤语电影中经常出现,画面通常是一排人用肩托茬f物,一个跟一个踏蚥蜊畹猼瑶颙O上货船,船边有一张写字^,书记先生一边吆喝一边用毛笔记下货物,还即场往他们的衣袋塞入每件货的工钱。

食肆需求减 菜栏无货出

正如棠伯的年纪一样,「咕喱」这个行业在香港已是夕阳行业,可以说完全无人入行。去年下半年掀起修例风波,游客来港减少,餐厅及酒店生意走下坡,对芦笋、西生菜等高档食材需求减少,菜栏批发减少,棠伯的收入亦逐月下跌,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,食肆及酒店停业,对专营高档蔬菜的菜栏批发打击更大,「旧年年头每日都还有三四百银收入,下半年剩返百几二百,家鼋o返几廿蚊,连食饭都唔够。」

棠伯他们这行是按件计钱的,多劳多得,每搬一件货由八十年代毫半子升到现在2元,「以前系一千几百件,现在得返一百几廿件。我唔系讲假,以前揾一千银易过现在揾二百。以前好多炾窗A时间表排到密密麻麻,真系屙尿都唔得闲。现在菜栏边有炾窗H卖得又少,样样都少。」

批发市场菜栏的「咕喱」,亦从1994年由坚尼地城搬去西营盘之前的数十人,减至现时四五个人,「我就唔紧要,可以讲系退休人士,如果系后生揾食就死梗,边揾到食?我]唔做就冇人豲漶C」

环境挤迫 儿子婚后搬走

今年72岁的棠伯,很庆幸在早年做「咕喱」还好景时,买下现时所住的单位,「以前洏迭A一层楼都系卖几廿万,如果租楼现在就真系惨咯。」不过,这层楼也令他有不少苦恼。

原来棠伯老伴在大约十年前癌症逝世,老伴在后期担心他再娶,故此要他在楼契加上他们儿子的名,即使最坏情况下,儿子都可以分到半层楼,但亦由于这样,亦令他们的儿子失去申请公屋、居屋的机会。儿子结婚后,不久又有小孩,棠伯这两房一厅不够住,就搬了出去。由于没有首置的九成按揭资格,儿子一直储首期但又追不上楼价升幅,只能一直租楼住。

棠伯说,他个人的生活基本不成问题,因为层楼早已供完,就算自己收入少,但有政府的长者津贴,「只要冇病痛,自己悭屭珈N问题」。不过,他还有一个心愿,就是装修间屋。

垃圾站执凳 张张不同款

这单位约三十年前买下,装修还是上手留下,已经十分残旧,地板有阵阵霉味,厕所洗手盘的螺丝早已袘k断掉,只用胶绳系荂A摇摇欲坠。老人家又喜欢储物,满屋杂物,^凳是在垃圾站拾回来的,张张不同款。这是儿子搬走的另一个原因,棠伯心里清楚,因此一直想储点钱重新装修单位,有个整洁卫生的环境,好让儿子放心让孙儿常常回来玩,只是这个心愿现在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实现。

Sunbet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Sunbet删除。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caac-feixingjia.com/post/678.html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